當前位置:首頁 >文化沃野
 
窗前的那棵柿子樹
來源:技術質量部 劉勇 發布時間:2019-12-19
  
  坐在母親的炕頭兒,燈籠似的柿子掛在樹上一片橘紅,銹紅色的幾片葉子在空中舞動,窗前的那棵柿子樹將我拉入記憶的春夏秋冬,春日帶著掛滿枝頭的鵝黃,夏日的青翠欲滴抵抗著酷暑艷陽,深秋的嫣紅是寒霜的擊打,寒冬的沉寂是孕育來年的希望……
  春天的她起得很晚,但那青青的毛毛蟲好像一伸懶腰就是一樹油亮亮的新綠橢圓。當奶奶用木叉支開那扇木格的紙窗,樹上的一簇簇鵝黃的小花會競相開放。那股淡淡的甜香也會溢出院墻。迷蒙的細雨給柿花戴上晶瑩的水珠,落地的花瓣帶來無因的傷感,小小的方托上圓嘟嘟的果實結束了花開的短暫,一點不像奶奶小腳步履蹣跚。
  夏日充足的陽光及偶爾的細雨,使得隱藏枝繁葉茂中的果實拙態可掬。禁不住嬌陽的熾烤亦或因霧氣的籠罩,小拳頭似的青柿子悄然的離開柿蒂的環抱,奶奶會輕輕的撿起,埋在溫熱的草木灰里。三五日后剝去黑乎乎的外皮,桔紅的瓤伴著燒過的焦糊吸入肺腑,那份軟甜是世界上最好的味道。
  秋風的蕭瑟將柿子吹白,總有幾個爭先的橙黃,奶奶會拿一個布兜將“樹烘兒”順下來亦或采下幾個稍紅的柿子放進可以抽掉澀味的米缸,留給我們哥兒倆?次覀儬幭嗟某韵,她瞇起雙眼好像比我們吃柿子還甜。柿子大面積變紅的時候,母親會用簸箕將柿子放入家里的大缸,用手測試溫水的微燙,用木棒不定時的攪動。在三次溫水的暖潤后蓋上被子,第二天就能吃到又硬又甜的柿子了。
  初冬的微霜打下微紅的樹葉,催化了柿子的成熟。一顆顆吊鐘似的柿子是那樣的鮮紅透亮、那樣的玲瓏剔透。這也許是小院兒特有的秋韻吧。父親會用一根帶有鐵鉤和袋子的竹竿夾住柿蒂,一轉柿子就掉入袋子里。不知道是不是父親有意留下,那些高處的柿子仍掛在樹上,成為過冬的鳥兒的食物。
  深冬接連著春節的喜氣,不知道母親每年柿子都藏在哪里,臨近年夜的時候她都會拿出幾個冰柿子,放入冷水中一拔,外面會出現一層冰殼兒。用小勺磕破冰,舀出帶有冰碴兒的柿瓤兒,那是一種透心的甜,是一種淋漓的爽。
  如今的柿子雖然不如童年的香甜。但柿子熟了,母親的電話卻會如期而至,讓我們去品嘗兒時的味道。走出院子,望著窗前的柿子樹,募然淚落,是“事事如意”的吉祥的喜慶,亦是母親炸柿子圈的香甜……
  靜享冬寒,是心里滲出薄涼的思,柿染衣紅,是親人遠方溫熱的念……
 
 
  
 
 
   
版權所有:中基發展建設工程有限責任公司
網站備案:京ICP備09039025號
地  址:北京市順義區機場東路2號中國冶金地質4號樓
官方微信
 

 

网上棋牌娱乐犯法吗